儿子托梦给父亲,男人根据梦境在湖泊找到尸体,太惨

时间:2018-03-14 13:01:12 作者:小豆读书吧 阅读: 9673 点赞: 79 分享: 40

在我娘刚怀上我两个月的时候我爹就死了,生老病死本是常事,大家或许会感叹一声那你爹走的够早的,但是如果我说我爹的死是我们这二十年以来最大的悬案,这样大家想必就想听一下这个故事。

准确的说,应该是二十三年前。

那一年,我爹的人皮,被人挂在了村口的那棵弯脖子柳树上。早上第一个发现我爹人皮的人现在已经不在了,他活着的时候村里人都叫他二傻子。

据说二傻子年轻的时候不仅人模样周正还特别勤快,是个了不得的小伙儿。每天都是最早去地里干活的那个人,正因为他勤快,他才第一个发现我爹的人皮。

我曾想像过二傻子那天早上的场景,背着锄头的他走出村口,看到柳树上挂着什么东西,他走近拿下来一看,这是一个人被活剥了的人皮。

这个场景,想想就感觉让人头皮发麻。

真正的经历者二傻子被吓傻也实属正常。

我没有见过那张人皮,但是这么多年以来这件事儿被我们这边的人津津乐道,我也是从外人的口中知道当时的情况:剥掉我爹人皮的人手段非常专业,从头顶划了一道口子延伸而下,刀法异常娴熟,就这一道口子把整张人皮都揭了下来。

这种手法非常类似屠夫们在剥一些皮毛能卖钱的动物时候惯用的,为的是尽量保持皮毛的完整。

人皮很完整,但是肉身却不见了,后来我们村的村支书走了十几里路去县城的警察局报了警,出警的三个警察看到这幅场景都吓的直哆嗦,其中的一个女警察甚至当场就呕吐了起来。

人命关天,所以这人命案自古以来就是大案,后来又来了不少警察把附近戒严,几个村子当过兵的预备队员都被召集起来寻找尸身和案发现场都没有找到任何的踪迹。

剥皮自然是会流血,可是在几里之内并没有找到任何的血迹,更没有找到被剥皮后留下的肉身。

警察自然会盘问我的家人,但是没有丝毫的线索,我母亲说晚上父亲没有任何异常的上床睡觉,她不知道他是在晚上的什么时候出的门。

因为我爹被剥皮的手法娴熟,警察们把目标锁定在了方圆几里的屠夫身上,把附近几个村子的屠户甚至是平日里会宰杀牲畜的人都给抓了起来盘问。

但是他们的嫌疑一一排除,没有任何的作案动机,更没有时间,基本上每个人都有不在场的证明。

最后我们这边最有经验的一个屠夫对警察说了一番话:“看这个剥皮的手法,你说我平日里杀猪能不能做到,那定然是能,但是这是在我杀了半辈子的猪的前提下,这是一个人,能剥的这么干净利索的,你说他得剥过多少人才能如此?这人可是比猪要复杂的多了。”

这个案子警察费了非常大的功夫,在我们这里忙碌了一个多月时间,但是案情却没有丝毫的进展。

在之后,理所当然的变成了一桩悬案。

我在上大学的时候喜欢逛天涯论坛,因为这就把心里一直以来的疑惑发到了网上,因为没有图片所有很多人不相信我说话的真实性,但是也有很多网友相信我跟我互动,其中不乏说仇杀情杀之类推测。

直到有一天,有一个网友是一个电话号码的人给我留了一个言:这跟重庆的红衣男孩一样,是一种神秘的祭祀手段。

这是我从未听说过的一个版本答案,但是看到的一瞬间我就被这个答案给吸引,我马上给这个网友回复并且发私信,但是他没有再一次的出现过,我翻看了他的账号,注册时间就给我回复当天,这一天也是他最后的登陆时间。

而我按照他名字上的电话号码拨了过去,却是一个空号。

我爹死后,对于从地里抛生活的农民家庭来说,我爹的死等于家里的顶梁柱塌了,这导致本身就不富裕的我家更加的清贫,在万般无奈之下我爷爷跟我娘把我大哥给过继了出去。

那一年我大哥才三岁,过继的那一家人传说是一个相对富足的家庭,只是夫妻俩不能生育,而我大哥过继过去给我家换来了三斗精面和两包桂花糕。

之后我娘便扛起了这个家庭的大旗,用一亩三分地照顾了刚出生的我还有我那身体一直不好的爷爷。

而我大学毕业之后,响应国家的号召,回我们村子里当了一个村官。

这是一个看似有前途实际上又前途非常渺茫的工作,这天,我正在村委会调解一个村民家的婆媳纠纷,忽然邻居王大嫂来叫我,她跑的气喘吁吁的看起来很慌张。

我问道:“王大嫂,你怎么了?啥事儿这么着急?”“叶子,你赶紧回去吧,你大哥回来了!”王大嫂道。

“我大哥?”我愣了一下。

“就是你刚出生就送出去的大哥!”王大嫂道。

那一家人一看我是有正事,就让我先回去忙正事儿,毕竟是村里人的婆媳关系,也不是一时半会能调解好的,我回到家之后,发现我家附近已经围了不少人。

我妈眼泪汪汪的在院子里站着。

我爷爷吧嗒吧嗒的抽着烟。

在他们两个面前,有一个身材高大理着板寸头的男子站着。

他们三个似乎很尴尬的沉默着,我走了过去,其实一眼就能看出来这个人就是我大哥,因为我们俩眉宇之间有很多相似的地方,只不过我的长相更偏向于我母亲,而大哥则像我爸的多点。

虽然关于我爸的相貌我也只是从家里的黑白照上看过,那黑白照,还是从我爸的身份证上放大来的。

“怎么回事儿?”我问道。

“叶子,你过来。”我爷爷把我叫到了一边。

我看了看那个男子,他也看了看我,他的五官很立体,看起来很有男人味,看到我看他,他对我笑了笑。我自然也是尴尬的报了一笑。

“当年把你送出去,是家里的确穷,我们收了人家的东西,他们也把你养大,人活着得讲规矩,你回来支会人家了没有?”我爷爷抽着旱烟问道。

“家里没人了。”那男子说道。

“什么?”爷爷惊道。

“我爸在我六岁的时候在矿井下面砸死了,我妈之后就改嫁了,我是跟着爷爷长大的,去年,爷爷得了癌症死了,临死前他告诉的我我的身世,让我回来。”男子说道。

我妈听完眼泪就扑簌扑簌的往下掉,我也感觉挺不是滋味的,他虽然是三言两语,但是我却能感觉到,我这个被过继出去,我从小以为是出去享福了的大哥过的并不好。

我爷爷听完,抽了一会儿烟,左邻右舍都在叫:“老叶头,孩子吃了那么多苦,现在回来了,你就认了吧。”

我爷爷却一直都在想,过了许久,他叹气道:“回来吧,不过我不能对不起我的老伙计,你过去了,就是给他们老陈家续香火的,这姓不能改,你还是姓陈。”

这男子点了点头,道:“行。”之后我知道,我这个大哥,有一个很是霸气的名字,仲谋,孙仲谋。

因为家里小,所以大哥就跟我住一个屋,相处了一天下来,我对我这个大哥有了一个大概的认识。

他话很少,很冷静,说话也非常的简洁,最重要的是他很干净,似乎是一个很有规矩的人,他没有跟我睡一张床,是在地上打的地铺,他的每一个东西摆放的都是整整齐齐,这跟他的人一样。

我妈这两天都是做一桌子菜,对于我大哥的回来,我能感觉到我妈的高兴,但是对于我妈的关心,我大哥脸上的表情一直跟他来的时候一样淡定。这让我妈很尴尬,我还安慰她说这是因为一猛的接触,慢慢的就好了。

大哥在我家住了三天。之后就收拾好东西,我以为他要走了,我妈也是吓了一跳赶紧从厨房出来,他对我们说道:“我出去住。”“去哪,这里又没有宾馆。”我问道。

“去隔壁三里屯,我在那边买了一个房子。”他说道。

三里屯是我们隔壁的村子,又没有楼房,他说的买房子,估计是买了人家农村的宅子,我说道:“住一起多好,你既然回来了,想办法在村子里买个宅基地,自己盖。”“我住那边,好做事。”他说道。

他说话简洁,但是非常坚决,我跟我妈说了半天他也不为所动,这时候我爷爷叼着旱烟走了出来道:“孩子想去就让他去吧,反正也不远。”

我帮他提着行礼去隔壁村的三里屯,到了那里之后我才发现他竟然买的是一个二层小楼,这是三里屯比较好的房子了,我不禁有点惊诧。

二层小楼加院子,自家修的话也要二十万左右,他能这么快买下来,估计花了不少钱,不过我也没多问,毕竟我跟这个大哥还不熟悉,总不能说大哥,你这么有钱之类的话吧?

房子里已经被原来的人家收拾的很干净,大哥的行李又很少,我收拾完床铺之后就要打开他一直提着的那个黑色的箱子,我以为里面是他的衣服,想帮他挂起来。

我手刚碰到那个箱子,他忽然叫了一声:“别动!”我吓了一跳,手就停在箱子边上,他看着我,眼神冰冷的走了过来,从我手里拿过箱子。

“这里面是一些私人的东西。”本身他那句冰冷的话让我很尴尬,不过好歹这一次给了解释,人谁还没点私人用品?我就笑道:“好的,那你自己弄。”

搞好了这个,我发现跟他单独相处是件很尴尬的事情,我就说我要走,他也就是点了点头,一句再坐会的客套话都没有。

我刚到村委会,村长陈青山就神秘兮兮的告诉我道:“你这个大哥有钱啊,买陈大能的房子,那家伙要了三十万,他眼都没眨就给了!”

我笑了笑也没说啥,这个价钱虽然偏高,但是不高人家也不会卖,我对于大哥有钱没钱倒不是很在意,绝对不会因为他有钱就巴结没钱就嫌弃,不过心里多少有点感动。

一个有钱的大哥,来认我们这个当年把他送出去的家人,问题是我们的日子还很清贫,这已经非常难得。

大哥在搬过去的第二天,就在他家的门口竖起了一张旗子。

一根竹竿撑起的杏黄旗。

上面写了三个红色的大字:捞尸人。

这个做法很古派,说白了很风骚,但是也有一种古代大侠扛旗做事的气派。

他说他去三里屯好做事,原来他要做的事,竟然是捞尸。

不过一个捞尸人竖旗子,一下子就成了笑话。

贯穿我们整个洛神乡的河叫洛水河,是黄河的支流,知道他做的事情是捞尸之后我才理解大哥说的去三里屯好做事是什么意思。

因为三里屯有十二道鬼窟,也就是洛水河流经三里屯的那座山上有十二道孔洞,相传是大禹治水的时候为了泄洪打穿的,十二道鬼窟以前叫洛水十二眼,十二道鬼窟的说法,也就是近些年传下来的。

之所以叫这个名字,是因为只要进这孔洞的人,就没有能出来的,只进不出才谓之鬼窟。

听老人们说这十二鬼窟以前并不是如此,平日里船可以自有穿行,之前还有商船从这里经过,只是在抗日战争的时候在上游发生了一场大仗,那一仗非常惨烈死了不少人。

日本鬼子为了毁尸灭迹把尸体丢进了河中,无数的尸体流经这条河进入鬼窟,不知道什么原因尸体并没有从鬼窟的另一端流出来,而是卡在了这十二孔洞之中。

自此之后这十二道孔洞附近就怪事不断,不少人都说自己亲眼见过里面鬼影重重,而后来再进这十二道孔洞的人就只进不出,慢慢的就有了鬼窟的说法。

因为紧靠洛水河,洛水河有是黄河的下游,所以经常有在上游落水的人漂到我们这里来,三里屯的确是有几家职业捞尸人,但是平日里也都还在洛水里打鱼。

毕竟这些年的安保做的很到位,溺亡人越来越少了,所以我大哥被嘲笑,一是因为他捞尸还竖旗,二是他好像是全职捞尸,别的事不干,这不是等着饿死吗?

但是很快,我大哥就打出了第二道旗子,上面写道:“可捞十二道鬼窟之尸。”这一下,就在我们这边给炸开了锅。

十二道鬼窟,是所有人的禁忌。

几十年来,没有人能活着从里面出来,因为洛水是顺流而下,所以以前也有溺亡者的尸体流进十二道鬼窟之中,却没有一个人敢进去捞尸。

曾经有一个我们市里一个大人物的公子哥带着女朋友来游泳,不幸溺亡,尸体就流进了十二道鬼窟之中,出再高的钱都没有捞尸人敢进鬼窟,后来这个大人物找了潜水员过来,但是连着三个潜水员进去之后都没有出来,也只能作罢。

就这样的一个十二道鬼窟,竟然有人敢说进去?

村里人都认为我大哥是个二货,或者就是个大言不惭的家伙,自从他打出第二道旗子之后,大家看我的眼神也都怪怪的,我就找他去聊聊,不为别的,进那十二道鬼窟有多危险,这我知道。

我感觉大哥会这么说,是因为他或许在以前就是一个捞尸人,技术水性都很好,又是一个唯物主义者,所以认为自己的本事绝对能进出这十二道鬼窟,我得找他说说这十二道鬼窟有多么可怕。

谁知道我还没说,他就摆手道:“我都知道,我说能进去,就是能进去。”“问题是……”我还没说完,他就打断我道:“不会有事。”我没再说什么,还是那句话,一是不熟,二是他这样的性格沟通起来会很难。

我从他那里回来,刚回家,也知道了这个消息的我妈就哭着对我说道:“叶子啊,你去跟你哥说说,进那鬼窟是要没命的!”“我说了,他不听。”我道。

“那我去,这孩子不爱惜自己,是心里还怨恨咱们呢。”我妈道。

我赶紧拦住我妈,因为我知道我妈去也不会有什么效果,就道:“今天晚了,明天我陪你一起去。”

谁知道第二天一大早,我带着我妈去的时候,已经晚了,大哥住的那个二层小楼前,停了不少车,还有一群人围着,但是大家却很安静。

我们挤了进去,刚好看到一群人围着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人朝着我大哥走了过去,这个人正是几年前在我们这淹死孩子的那个大人物。

那个大人物走到我大哥面前,伸出手道:“老弟怎么称呼?”“孙仲谋。”大哥却没有伸出手的打算,只是轻轻的说道。

那大人物没想到我大哥这么不给面子,讪讪的把手缩了回去道:“好名字,生子当如孙仲谋,不错不错。你能进十二道鬼窟捞尸?”我大哥淡淡的说道:“是。”“几年前冲进去的人,也可以捞出来?”那人问道。

大哥这一次只是点了点头,连话都没说。

“里面尸骨不少,你不会捞错吧。”这时候那个大人物身边的一个戴眼镜的人问道。

大哥看了他一眼道:“招牌在这,人在这,你怕我错?”“你怎么说话的你!”戴眼镜的人瞪眼道。

大哥扫了他一眼,看都不再看他。那戴眼镜的人气的满脸通红,这时候那个大人物拦住了他道:“小王,你一边去。”

说完,他对大哥道:“自古英雄多傲气,看兄弟你这傲气,我就知道你有真本事,实不相瞒,犬子三年前不幸溺亡,被水流卷进这鬼窟当中,我也是费尽周折却不能捞出,这几年来我终日睡不安宁,孩子死了是他的命,但是我却不能让他入土为安心中却是有愧,先生若是能帮我这个忙,必定重谢。”

“十万,我要现金。”大哥说道。

“好,爽快!”大人物招了招手,那个戴眼镜的递了一个包过来,他从里面拿出一大沓的现金出来,交在我大哥手中,之后说道:“钱不是问题,不过刚才小王也说了,鬼窟脸尸体无数,要是捞错了,我唐某人也不是好说话的。”

大哥对我招了招手,我一脸尴尬的走了过去,他把钱递给了我道:“先拿着。”说完,他对这个大人物道:“我需要点东西。”“还要什么?”大人物道。

大哥拿出一根针,对大人物道:“我需要你的血。”这话一说话,大人物带的人就不干了,大人物不愧是大人物,他挥手拦住他带的那些人,之后伸出手道:“需要就取。”

大哥用朕在大人物的中指上轻轻刺破,挤出一滴血出来蘸在自己的中指上,然后伸进了嘴里尝了一下,点头道:“等我。”

之后,大哥进了他的二层小楼之中,不一会儿,他光着膀子扛着一个木筏走了出来,大哥身上的肌肉非常精腱,身材几乎完美,扛着木筏的他八块腹肌尽显,看起来浑身上下充满了力道。

“孩子,不要去!”这时候,我妈哭着道。

“没事。”大哥说了一声。

我妈哪里放心,就要去拦着大哥,大人物身边的人一下子拦住了我妈,拉着我妈的衣服,不让我大哥去拦着,几乎把我妈的衣服给撕裂。

扛着木筏的大哥放下木筏,瞪着那拉着我妈衣服的人道:“放开!”他说话的语气,不容置疑。

那些马仔看了看我大哥,又看了看那个大人物。

“我让你放开!”大哥走了过来,我几乎没看懂他是怎么动作的,他的右手就卡主了那个拉着我妈衣服的人的脖子,那个人脸瞬间憋的通红,大哥手上的力道,几乎要拗断他的脖子。

大人物的其他马仔一看这个,就要蜂拥而上,大人物就在这时候叫道:“都给我滚,快放开那个大嫂!”随即他对我大哥说道:“兄弟,别跟他们一般见识,对不住了啊!”

大哥没有理他,这时候大哥对哭着的我妈说道:“没事的,相信我。”说完,他扛起木筏,后面跟着我们这一大群人,一起去了河边,他一人上了木筏,拿着一根竹竿。

在水面上,一个木筏一个人,显的很渺小。

他就这么一个人撑着木筏,朝着那十二道鬼窟进去。

在大哥的身影消失在十二道鬼窟之中以后,很多人都屏住了呼吸,也有很多人都在叹气,他们在窃窃私语道:“这人没了,肯定是要死在里面,谁又能出来呢?”

我听到他们这么说,担心转变为愤怒,我回头瞪着他们道:“放屁,我大哥要是能出来我抽你们的脸?”那些人也没继续跟我抬杠,但是不屑一顾,却是写满了整张脸。

大哥进去了半个小时没出来,这时候,说他必死无疑的人越来越多,就连那个大人物都走了过来道:“那人是你大哥吧,小兄弟你别担心,十万我不会要回来,就当买了条命。”说完,他就要带人走。

“等等!”我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对他说道。

他回头看了我一眼,道:“嗯?”

想看后面内容

相关阅读
  • 观看许临时画展

    观看许临时画展

    2018-02-10

           虽然放假四五天了,但是我还没有休息过来,整天困得眼睛睁不开。今天终于有机会睡到了自然醒,觉得特别奢侈。昨晚网上预约本地一个个人举办的小画展,作者问我要什么时候去,我洒脱回了一句:我能说没有啥计划性吗?      许临时,我的校友兼老乡,具体网上搜索即可,但是我并不认识他。以前在微信群里读过他...

  • 周杰伦的老公视角把昆凌拍成150公分,网友笑傻

    周杰伦的老公视角把昆凌拍成150公分,网友笑傻

    2018-02-26

    周杰伦与昆凌到欧洲旅游,小俩口也大方分享老婆与老公视角照放闪。天王周杰伦(周董)趁工作空档,与昆凌到欧洲旅游,小俩口也大方分享旅行美照,近日夫妻俩抵达荷兰阿姆斯特丹,2人在蓝天、风车旁下拍出老婆与老公视角照放闪,其中一张昆凌的照片,却被网友揪出身材被拍短,让网友忍不住笑周董的拍照技术要再加油。周杰伦...

  • 在骑士打不出来?小托马斯在湖人爆砍29分,赛后采访说:机会多比以前多了

    在骑士打不出来?小托马斯在湖人爆砍29分,赛后采访说:机会多比以前多了

    2018-03-03

    小托马斯终于扬眉吐气,他也可以再次说道:我是全明星,我得到了更多的机会,情况就是这么简单,你得知道我还可以打球。登场29分钟,2砍下29分4篮板6助攻,一分钟一分,这效率不错,数据非常全面。 年轻的湖人球员们都会积极跑位,主动给他挡拆,他面对的防守压力一下子减轻了不少,舒适的投篮机会多了许多。可以说是辗转...

  • 无语!德安东尼此举再次激起球迷抗议!球迷:真替格林惋惜!

    无语!德安东尼此举再次激起球迷抗议!球迷:真替格林惋惜!

    2018-02-06

    北京时间2月6号,据美国媒体《休斯顿纪事报》报道,戈登预计将在周三对阵篮网的比赛中复出。戈登由于在与魔术的比赛中背部不适已经缺席了2场比赛,此前由于戈登和阿里扎两位主将都受伤病困扰,火箭队的轮换阵容极其紧张,而随着戈登的回归,火箭队的轮换压力也会随之减少。在戈登和阿里扎伤停的这段时间里,火箭顶住了压力...

  • 古人春节怎么拜年?宋朝“飞帖”流行

    古人春节怎么拜年?宋朝“飞帖”流行

    2018-02-12

    春节拜年已成为传统习俗,每年过节的时候大家都会串门互相拜年。古时候有点身份的人在春节时都会用现在贺年片形式“拜年帖”相互问候。早在宋代,人们开始相互送帖致贺,这就是贺年片的雏形。 宋代,倘或坊邻亲朋太多,难以登门遍访,就使遣仆人带名片去拜年,称为“飞帖”,各家门前贴一红纸袋,上写“接福”两字,即为承...

推荐阅读